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关于疫情下铜行业企业如何应对的几点思考2020/2/24关于我们

发布时间:2020-02-25 02:49:18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工业协会于2月12日起建立了“企业复工复产情况通报”。铜业分会也第一时间与理事单位,尤其是生产企业建立联络机制,其中统计的24家铜冶炼加工生产企业,涉及国内铜冶炼(粗铜)产能731万吨,占全国总产能的82%,精炼铜产能999万吨,占全国精炼产能的86%,铜加工材产能(含铜杆)760万吨,约占全国总产能的40%。企业职工约19万人。

  疫情爆发以来,铜业分会各理事单位均高度重视疫情防控工作,制定了相应防控措施,多数理事单位企业尚未发现确诊病例(湖北企业除外)。同时,按照地方政府关于延迟复工的要求,并结合企业自身实际,除铜冶炼由于工艺特点外,大多数加工和再生企业不同程度的延迟了复工日期。

  从统计数据看,截至2月20日铜业分会24家铜冶炼、加工业,除1家未复工外,其余企业均复工复产。其中铜冶炼企业复产率100%,产能利用率(较正常时期)70%-80%。

  从企业类型看,大型企业尤其是产业链相对完整的,配套体系相对健全的,产能利用率较高,个别企业产能利用率接近正常时期的水平;铜加工企业,总体复产率达到88%,最晚复工企业于2月18日复工,产能利用率约(较正常时期)50%。从复工企业类型看,大型铜加工企业复工较早,但受到返岗人员限制和下游消费抑制,总体产能利用率都不高。

  一是物流受阻。随着疫情防控升级,各地封路限行、采取交通管控等措施控制疫情,跨省、跨区公路运输不畅,导致产品、原料、硫酸、物资等运输困难。

  二是员工无法完全到岗,职工返岗率低。浙江、广东部分地区加工企业由于省外用工人员较多,因此一些企业职工返岗率在初期仅为30%,部分冶炼企业也出现了用工不足的情况。

  三是资金周转紧张,返款率低,产品销售及资金占用压力大。受疫情影响,铜下游企业及用户复工率较低,造成产品库存一定积压。另外在前期可以复工的企业,多数远离消费区域,但受疫情影响,产品物流运输特别是公路运输不畅,导致产品无法及时交付客户,货款回笼难度加大,资金压力徒增;另外少数企业反馈了口罩、消毒液等防疫耗材不足等问题。

  在统计反馈问题中,物流受阻反馈率达90%;人员返岗率低反馈率达60%;企业资金问题和硫酸销售问题,反馈率30%。但随着疫情控制的深入和相关政策的出台,目前物流问题正逐步的到解决,企业反馈部分地区的物流问题已逐步缓解。但同时随着生产逐步正常和产能的恢复,硫酸销售困难和企业资金紧张问题正在成为现阶段的突出问题。

  其中硫酸销售问题反馈率已由统计初始的30%上升至目前的80%以上,其主要是原因是下游化工企业开工普遍延后或减产,硫酸作为特殊产品销售压力陡然加大,尤其是湖北地区是重要流通酸消费地区,目前铜、铅锌冶炼企业普遍存在硫酸涨库的风险,已有部分企业已经开始或计划开始压低产能来减少硫酸库存压力。

  由于疫情影响,供需两端受挫,市场预期不旺,价格疲软,企业资金越发紧张。一方面产品销售问题导致资金回笼出现问题,另一方面前期的信用证、押汇及贷款需要支付,可能要收贷,两端都挤压企业资金,因此近期生产企业比较集中的反馈了该问题。

  另外我国是铜原料进口大国,约有80%的铜原料需要进口解决,2019年我国共进口铜矿实物量2100多万吨,每个月约有190多万吨的进口量,2020年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构成PHEIC(即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部分企业反应,一些国际供应商相继宣布不可抗力,停发进口矿,如果疫情在短期内不能结束或世界卫生组织继续延续PHEIC(即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判断,中国铜冶炼企业将有可能不得不面临无原料可用的境地,或者出现竞相压价采购原料,加大进口原料谈判的难度。

  总体上看,铜行业企业对疫情防控比较到位,大型骨干铜企业生产运行基本平稳,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和一系列促进企业复工复产的政策落实,在疫情控制初期爆发的如物流受阻问题、人员返岗问题逐步缓解。而铜行业自身存在的结构矛盾诸如硫酸产能过剩、原料采购压力等等在此期间愈发凸显。

  一是企业要做好复工人员的疫情防控。前一阶段铜企业疫情防控较好的主要因素是冶炼企业多数用的是本地职工,部分企业采用封闭化管理,而加工企业复工率低,同时复工初期多为本地职工,因此总体控制较好。但随着外省职工的逐步返岗复工,尤其是铜加工企业复工率逐步提升(相对人员密集型),大量职工开始返岗,这也加大疫情防控难度,因此企业应高度重视。

  二是企业应强化防范资金风险。从目前企业反馈的信息看,资金问题应成为企业现阶段防控重点。尤其是中小型冶炼企业和民营企业要注意滞销导致资金回笼出现问题以及与之间的信贷风险的防控,要及时和当地政府和保持沟通,避免出现资金链断裂。同时建议政府有关部门研究出台相关政策,保证信贷资金支持,对授信内存量业务予以续作,不抽贷、不断贷、不压贷,不改变增强授信担保条件从而变相限制使用授信,对企业复工予以资金支持。

  三是继续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除了物流、人员返岗问题是疫情期间的不可抗力外,企业当下遇到的硫酸销售困难、进口原料采购困难等问题,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出现,这次疫情只是更加凸显了矛盾而已。因此从行业健康发展角度看,当下中国铜冶炼产能已经接近饱和,原料供应矛盾日益凸显,下游副产硫酸供应严重过剩,同时冶炼产生的固体废物对环境的压力也日益显现,因此严控新建产能,优化产业结构应成为全体铜行业企业的统一认识,同时行业协会应继续向国家有关政府部门发出声音,通过政策引导,抑制各省(市)新建冶炼产能的冲动。

  四是加快自救同时不忘转型升级和新机会。目前看,疫情的爆发,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消费,相信未来几个月随着疫情的逐步解除,铜的消费短期会出现大幅增加,同时国家为拉动经济,全国各地将涌现更多的政策利好的机会。

  因此企业要积蓄力量,保持敏锐的嗅觉,迎接新机遇和新机会。另外企业经营者要有创新经营思维,谋划更长远的发展规划。就铜行业发展来讲,有条件的矿山企业应大力发展智能矿山,推进无人化开采;冶炼和加工企业在发展智能制造方面则是未来企业转型升级的重点。

  疫情过后,一切恢复常态。现在,既不要低估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更不要高估了疫情对企业的影响。我们一定要认识到危机之后充满机遇,只有坚持到最后,才能迎接曙光。

  金龙娱乐手机版